月亮在寺廟上空許了願

核心提示: 去東山寺 還是希望可以“東山再起” 其實 我一直趴着,一直爬着 並不存在“再” 東山寺外,兩個乞丐

聊聊吳再的詩

吳再鋒刃向內、獨出心裁,他的新著《一個人的詩經》於天高地闊、百轉千回中再出發,有出世之幽,有入世之沉,神與人交相輝映、史與思相得益彰。作為一位對生存之深淵與苦難有着超常敏感的詩人,吳再不再憤怒、嗔怪,而是更為靜謐、樸實,他有着更為強大、反芻的胃,有着更強的吐納能力,與情愛、命運、歷史、社會建立了更為多元而正常的溝通。吳再在走向更大的體系、更多的姿勢和更豐富的悲憫,詩的邊界於此得到了拓展和重新定義,吳再體24行詩橫空出世,煥發出別樣的漢語之光。

尹稔(蘇州)——2020年10月12日

QQ圖片20201012172142

月亮在寺廟上空許了願


去東山寺

還是希望可以“東山再起”

其實

我一直趴着,一直爬着

並不存在“再”

東山寺外,兩個乞丐

 

一個跟着我,一個看着我

好像我是一隻被施捨的螞蟻

去一趟東山寺

需要半天時間

它在大鵬半島,我在車公廟

但我喜歡“東山”這個名詞

 

當月光剝去外殼

醒來——東山寺內依然如故

殿堂,菩薩,香爐……

整個世界依舊在如來的掌心

跳躍——珠江那邊的西山寺

大同小異

 

有云來撫,有鳥來棲

有佛祖保佑,人類受難的日子

應該早點結束——鐘聲,福音

吉他,詩集……

——回頭

——上岸

 

(攝影/張希墨 詩歌/吳再)